自行车都开不好的老司机

开车需谨慎,同人角色归作者,ooc归我。

金丹【金x丹尼尔】r18/积木play【一】

#私设如山,ooc万千#
#与基友的联文#
  温安【原po】
金又出了门,这次不知是多久,哪里。
然而丹尼尔最近却不像从前那样关注了,他正忧心怎样解决他身体内部的问题。
  譬如一想念金,肠道的肠液会不由自主的凝结成粗而长的积木块一样的东西,撑的甬道满满胀胀,一行一坐那东西的一端便顶弄着软肉,研磨的丹尼尔有些腿软。
  强忍着让前来报告的裁判球离开,丹尼尔深吸了口气,蹙眉向密室走去,后庭的异物一点也不老实,随着丹尼尔的走动,在甬道里左顶右捅,擦过软肉的边缘,进到更深。
  丹尼尔感受着脊背窜上来的酥麻爽意,踉踉跄跄躲入密室,随着密室的门缓缓关闭,丹尼尔也脚滑一般向下滑坐。
“呃啊……”
块状物进的更深,边缘狠狠擦过软肉,直直叫丹尼尔惊喘出声,甬道被撑的更开,穴口一收一收的合不拢,若是现在有人扒了丹尼尔的裤子将他按趴在地面仔细观察小穴,就会发现穴口泛着红色,仿佛有人将他肏熟透了,微张的小口能隐隐约约的看见深处浑浊粗长的块状物,随着肠壁的微微收缩撞击着肠壁。
楚子关【我傻狗子,只憋出了一句话。】
丹尼尔将裤子褪到膝窝,将手伸到身后,修长的手指轻轻柔柔的在穴口画着圈,不时的揉压,待自己觉得可以了,试探着将食指慢慢伸入穴里。

未完待续

终究不舍

奚晚:

突然对恶意虐文觉得无感且恶心。
他是我爱的少年,我愿他永远与她执剑天涯,过得太平,少些兵荒马乱生离死别。
他是我爱的少年,我爱他危难矛盾时身上人的光芒,却更爱他这个人本身。我愿他少些危难矛盾,多些平安喜乐。
他是我爱的少年,不是带了喜爱的那种亵玩,不愿看他在写手创造出的命运里挣扎,克服绝望闪耀什么希望的光辉。我愿他过得好,愿他不老,愿他永远与她一起,并肩同行走过风雨,这样无怨无悔的一生。我愿他在那个世界少些悲哀难过生离死别,愿他不用面对一些太过污浊的、人带来的黑暗,愿他永远是那个坚定、温和、干净、偶尔耍耍帅犯犯傻,切开黑的少年。
不要折去他的武功以展示他的坚韧与强大心态,不要推她下悬崖以展示他静水流深的爱,不要把他打入那样孤独绝望的境地来告诉我们他是光。
我一直知道的,我早就知道了。
这样终于只剩下心疼,不再有愉悦。
他也只是人而已啊。
我爱的少年。

啊啊啊啊啊

Cosplay写真馆:

从coser到构图到后期都超赞,诞生了这版冰上精灵!

七味zoe:

#冰上的尤里##YURI!!! on ICE# 
———我们生而为缔造历史。
我,和你——

出镜:

维克托:@coser小梦,

胜生勇利:@Nokey闵轩 

规划/photo/后期:七味

       前阵子刚好是被周围妹纸摁在ipad上刷完全套尤里动画的时候,一群脑残粉在鸡冻不要不要的

小梦约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温泉和赛场的拥抱一定要还原啊!!小梦拒绝了……

维克托为啥想到暂A了滑冰跑到日本,虽说动画他很多时间都很欢乐,我还是希望自己脑补一下。连续的五连冠,可能他也有自己想要寻找的东西吧!考虑自己过年期间要去俄罗斯,前期规划了一些维克托在俄罗斯的穿越镜头。希望能YY下他俄罗斯的生活吧 ✪ω✪ !期待第二季 。

强烈要求下还是还原了赛场的拥抱,开心ヾ(o◕∀◕)ノ ヾ(o◕∀◕)ノ ヾ(o◕∀◕)ノ,另推来推去简直 ⁄(⁄ ⁄•⁄ω⁄•⁄ ⁄)⁄.  

备注:小梦五官轮廓太温柔了

 

抱住我,我求你

顾晓初识苏尧,是在一个幽静的森林里,他本是听闻这儿森林里有许多未被采集的药材,所以假借来到这儿游玩的名义,背着包便到了这深山老林,路上到处都横着倒塌后腐朽的老木,一层压着一层的蘑菇,还有那遍地的野草,浅绿的深绿的,交错着覆盖了整片森林。顾晓路上一个人越走越迷糊越走越不知方向,竟迷了路。
就在顾晓在放下包打算休息一下时,有个温和的声音在他心底幽幽的响起
“年轻人,到此处所为何事?”
顾晓吓的手中啃了半块的面包都掉在了地上,惊慌的站了起来像四处看着
声音,又响了起来
“不要慌张,向左前方看去,我就在哪儿。”
顾晓依言转头看去,随即便睁大了眼,眼里泛着惊艳的光。
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是一名身穿幽绿长袍的青年男子,面貌清俊,正含笑望着他。
男子缓步走进,顾晓回过神来,一手挡在前面,向后随着慢慢退着,警惕的问道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男子见到顾晓防备的模样,站稳脚步不在前进,叹了口气,墨绿色的眼眸轻轻阖起又睁开,右手食指点了点自己的额头,接着成掌静静的放在左胸处,俯身行礼。
“年轻人,欢迎来到这片森林。我是狐妖苏尧。”
顾晓缓缓长大了嘴,眼睛也越瞪越大,最后挤出了一声尖叫。
“啊——鬼啊——”
身体如同惊呆了般稳在了了那儿。
似是料到了人的反应一般,苏尧站在那儿,手里把玩着自个儿的头发。苏尧的头发很怪异,发根和上半部分的头发是犹如深潭的墨绿色,到了发尖部位反而成了浅绿,柔柔的,极为好看。
“莫要大声言语,我有办法送你出去。”
听到这话顾晓尖叫声慢慢儿的小了下来,到最后停了,犹豫了一会儿,试探性的说
“你……真有办法?不会是把我拐到你窝里吃了吧?”
听到这般形容,苏尧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掩嘴笑了出来。
“自是不会。”
顾晓沉思了一会,猛地抬头,重重地点点头后说
“我还是自己再走走吧,你还会来吗?”
苏尧但笑不语,食指抬起停留在唇正中
“尊重你的选择,若有需要,唤我便是。记住了,我名苏尧。”
再看时,身影已经不见了,身旁的树悠悠的,落下了一片枯叶。
顾晓一个人走了许久,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弯,迈过了多少个不算小溪的水流。却还是没能找到进来的出口,按理说直走总有一天能够出去,可是这森林不知被施了什么障眼法,顾晓走着走着又绕回来了。说来也巧,顾晓这么一个站立的美食,竟没有遇到一头有杀伤力的野兽。
森林里静悄悄的。
就这么过去了一天,顾晓包里的食物也快吃完了,他正犹豫是否要唤那狐妖,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异响。
“卡吱——卡吱”
顾晓也是胆大,转过身来好奇地放轻脚步,一步一步的轻悄悄的靠近——

北南

【现在一直在讨论南攻北受还是北攻南受嘛……北北最攻(๑•̀ㅂ•́)و✧】
最是喜爱南方烟雨。
那人儿撑着把油纸伞缓缓走来,小皮鞋踏在石板路上发出哒哒的声响,西装十分的合身,一线便勾勒出那细长而有力的双腿。
我站在巷子口等他,等他缓缓走到自己身前,看着那张平常表情寡淡的脸上露出疑惑,倚在墙壁上,右腿蹬墙,便恰好的走在了他的前面,展开右手搭着的长风衣披在对方的身上。
“等你呢,走吧?”
我从裤子口袋里摸出烟盒一晃,接住烟,拿出打火机啪嗒一声,深深的吸了口,又缓缓的呼出,没有错过身旁为自己撑伞的人那一瞬的蹙眉。
望着伞外被雨水冲散的烟雾,不想承认我刚刚脑海里想的全是那双长腿在情至高处时勾住自己胯骨的情景,一双好看的眉眼渐渐泛起水雾,平日里清亮冷静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唤着自己的名字。
妈的,不能在想了。
我将未燃尽的烟扔在地上,用脚捻了捻,长臂一展便搂过身旁的人,埋首在对方的肩头,听到那人一惊后的手滑,伞落在了地上,密而细的雨飘飘洒洒的落在自己与自己怀里的人身上。
沉默了一会。
我抱过对方的脸便吻了上去,舌尖划过对方的下唇,平日里见它一张一合,最是引人;扫过对方的牙齿,便是这白白亮亮的东西露出的言语直直的捅人心扉;进入到对方的口腔,一下一下的刺着对方的上颚,便是这儿最敏感的地令自己挂念;勾过对方向后缩的红舌,软软的与对方的性子最是不一样,一挑一动便能说的人不知所措。
缓缓的退出口腔,我抱紧男人,那人的身高才堪堪到自己的肩头,一双勾人的眼睛沉静。
“我想你了。”
惊讶与对方上抬并搂住我腰背的手。
“阿北……我也是。”
松开小南,胡乱的转转头,甩去一滴一滴往下落的水,扬起笑容,扯过对方搂住,拾起伞,随意的向后一甩,遮住对方头上的雨。
“成,走着?回家去?”

死亡程序【一】

阳光洒在塑胶跑道上,将红色的塑胶跑道和紧紧挨着的绿色人工草皮晒得暖暖的,这在寒冷的冬天可是非常少见。
此时的同学们两两成对,三三成圈的或坐或蹲的在草皮上打闹,充满着阳光的活力。
楼房的背阴处,草皮的一边,并膝坐着一个安静读书的青年,独自一人的他,与周围格格不入。
有的同学们或许注意到了他,可只是仅仅扫了一眼就赶紧装作没事的移开了目光,小声议论着这个与众不同的人。
苏舟垂了垂眼帘,仿佛丝毫不在意周围同学的害怕和躲避。可惜紧攥的拳头还是暴露了他的情绪。
“啊拉啊拉,小舟不去晒晒太阳吗?”
手指用力压了压书页,却又突地松了开来,回应的,是苏舟淡淡的声音:
“不了,你呢?”
那个发出声音的人腾的坐在苏舟的身边
周围注视着这儿的同学小声嘀咕了起来。
“啊拉啊拉,小舟不开心啊”那人伸出左手搂住苏舟往自己这儿拉了拉。右手随意又胡乱的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来,递到苏舟面前
“喏,第十三位同学的死亡通知单。”
苏舟皱了皱眉,没有接过。看了一眼便又低头看书
“不是已经全校通告禁止进入那栋教学楼了吗?”
“啊哩啊哩,谁知道呢?大概是所谓的试胆大会吧”
那人耸耸肩,轻松的说着。
没有人接话,沉默笼盖了这一方天地
然后传来的,是书被合上的声音。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去看看了。”
苏舟起身,对着还未起身的人一伸手,光影交错,给他的眼睛增了分锐利。
“乔梧,你会跟着的对吧?”
乔梧愣了愣,笑笑,双手在地上一撑,起身没有搭话。

死亡程序【序】

梗源己 小学生文笔
Are you ready?
Ready to look down.

“嗒嗒嗒嗒……”
快速的向前奔跑,走廊,拐角,前方一片昏暗,不亮的吊灯呲啦呲啦的发出喑哑的声响。
即使嗓子已经干渴疼痛,即使双腿已经疲累不堪,不敢停止奔跑啊……
身后……身后!那只怪物还在追!
好像……好像感觉不到了?
不确定的有些放慢了脚步,犹疑的向身后一望……
一张充盈着腐尸和血腥的臭气的嘴突然闪现在眼前,反射着光的牙颗颗分明。
惊恐的眸子越睁越大,眼角似乎已经有了裂缝。
“啊……!啊!”
皮肉的撕咬声,白骨的啃噬声传荡在走廊里,声声回想。
吊灯再闪了几下光芒,灭了下来。
夜幕……降临了。

【致苏沐秋的第一封信】

从第一年的呱呱坠地到第十八年的撒手离去
你的一生总是坎坷不平
蓝雨还有很多个夏天
霸图继续着下一个十年
微草有着美好的明天
嘉世也开始新的征程
兴欣拥有不败的信念
雷霆有着优秀的团队
他们有了目标,信念,朋友,甚至于爱情
叶神有兴欣
韩队有霸图
喻队有蓝雨
王爸有微草
时钦有雷霆
你呢?
他们有了一切,你连一个明天都没法拥有。
世界怎的对你如此狠心
让你离开了荣耀,离开了大家
世界为何又对你这样偏心
让你脱离了苦难,脱离了苦楚心酸
他们的一生这样精彩
你的下一个轮回我们又从何等起?
沐秋
回来
                                                 墨奕
——————分界线————————
其实原文是这样:
叶神有了沐橙
韩队有了张副队
喻队还有黄少
王爸带着高英杰
邱非还有茗乾绿
肖队怀中搂小戴

嗯嗯嗯然后觉得不对就改啦√茗乾绿当初笑傻我w黄少就不加天www

【致叶修的第三封信】【ooc预警】

叶修:
  傻瓜哥哥
  偷了我的行李出来,又不知道怎么办,幸好有苏先生
  傻了吧
  不过很骄傲有你这位哥哥啊
  哥哥,早点回家
                                                     叶秋